西去太湖边,那里有个明月湾

分享到:
发表日期:2012/9/6    来源:文、图/老土

随性而定,想去哪里就去哪里,随遇而安,没那么多讲究吃哪住哪,这就是我买来中兴无限后的生活。路码表上的里程数几乎全部是在路上度过的。当然,那是工作之外的事情。

“五月杨梅已满林,初疑一颗值千金。”前些日子,杨梅刚上市,朋友们就吆喝了,去苏州太湖边的东山、西山吃杨梅去啦!正好,适逢双休日,一早就踩上油门,开着无限出发了。出城向西,走G50沪渝高速直奔太湖东岸。

走完拥挤的市区道路,终于开上高速公路,车辆渐少,我的无限这才轻快起来。作为无限早期的版本,这辆车采用的是4G22D4发动机,在市区频繁地换挡起步实在有些委屈,四五十公里的车速、2千转以下的转速根本不能展现它的优势。上了高速,车速上来了,声音也匀称起来了,3000转120公里的时速,这才显示了它长途旅行的优势。半个小时后,进入江苏吴江境内,路况开阔,车辆稀少,我突然有了想尝试极速飞驰的想法。说实话,这辆无限买来已经跨入第六个年头了,一般旅行时我都中规中矩地按照道路标志的速度行驶,除了
新车买来拉过140公里时速外,基本上它在路上都是“好孩子”。说干就干,一脚油门下去,发动机声音渐渐地响了起来,车速也随着加油门快了起来,时速130公里、140公里,基本不拖泥带水,车速随着油门下去反映还是很快,在140公里时警报蜂鸣像了起来,维持了一会,继续加速,哈哈,时速150公里、时速155公里……此时,车子发动机声音和风噪都比较大了,为了避免罚单,稍微维持了一会就恢复了120公里时速,没想到,这车还是这么有力能干。

很快,从G50沪渝高速江苏吴江境内的七都出口下了高速,我们就来到了太湖边。

在这里,我要探访一个叫开弦弓的村子。开弦弓村,位于江苏吴江七都镇庙港境内,是太湖东岸一个默默无闻的小村庄。村边一条清河,弯弯的,像一张拉紧了弦的弓,村子由此得名。开弦弓村的一切从1936年开始改变,这一年,一个叫费孝通(原全国人大副委员长)的年轻学生来到村子,从此,村子有了一个新的名字——江村,因被誉为“中国农村的首选标本”而名扬海外。

开弦弓村也叫江村,至今村里的这座桥还叫江村桥。1936年,青年费孝通在出国前,偕同新婚妻子王同惠前往广西大瑶山进行调查,在调查时迷路,误踏虎阱,腰腿受伤,王同惠出外寻求支援,因失足而不幸溺水身亡。后费孝通被救伤愈后,回到家乡农村调理休养,期间到江村进行了一次社会调查。1938年,费孝通获伦敦大学研究院哲学博士学位,论文就是以江村的社会调查为主写的《江村经济》。《江村经济》流传颇广,曾被国外许多大学的社会人类学系作为学生必读参考书目之一。

站在江村桥上眺望,小桥流水、白墙黑瓦,这是一个典型的江南村落。开弦弓村濒临太湖,这里几乎家家临河、户户有船,只是如今这里交通发达,船的作用已经很小了。

离开弦弓村,我们继续沿太湖北上,直接去东山,这一路基本是沿着太湖边行驶。沿途湖光山色,风光迤逦,是太湖旅游的一条主要观光大道。坐在无限SUV上,同行开惯了轿车的朋友都说这款车的车身高,内部空间宽大,如同坐在面包车上,观景视线特别好,比窝在轿车位上观赏舒服多了。沿途的农家多是经营农家乐,民居也是白墙黑瓦,非常靓丽,处处彰显着江南的锺灵毓秀。

下午时分,我们来到了太湖中的叶山岛,这里是西山岛连接陆地的三座大桥相连中的一个岛,也是我们今天行程的住宿地。酒店的地理位置特别好,推开窗户就可以眺望被大桥连接的西山岛。适逢休息日,酒店的游艇俱乐部成了年轻人聚会的地方,划艇、帆板、运动自行车,随处可见他们朝气蓬勃的身影。运动和休闲,这也符合现代人健康的生活理念。趁着时间还早,我们先驾车去溜了一下,果然,这季节西山公路边到处都是卖杨梅的农家,我们也顺便品尝了一番,现在想想还直流口水。

第二天,我们开始了西山之旅。西山,在太湖之中,去过数次,缥缈岭、石公山、林屋洞都领略过,但这次我们另辟曲径,去看一看传说中的禹王庙和明月湾村。

禹王庙是西山岛民为纪念治水有功的大禹而建立的祠庙,曾被这样评价:“ 里洲三面临水,山水秀聚,超轶尘凡,当为湖中名胜第一”。不过,和全国各地的禹王庙相比,这里似乎有些简陋,看上去没什么特别之处,倒是明代石码头和太平军土城遗址可以让人联想到当年繁荣的商业景象和叱咤风云的历史人物。

明月湾古村位于太湖西山岛南端,现属西山镇石公行政村,在石公山以西1.5公里处的大明湾自然村。2500多年前的春秋时期,吴王夫差携美女西施在此共赏明月,故而得名明月湾,简称明湾,以环境优美、历史文化遗存丰富多彩而著称。

明月湾,这个在太湖中生活着的千年古村,既没有古老集镇上繁华的商业街巷,也没有城市里精致的亭台楼阁;她土生土长,依然是江南水乡古老的淳朴山村;她诉说着千年奇遇,让你领略寻常百姓自己的故事!一个小村庄,依山傍水,淡泊世间,清静自然,俨然是一个世外桃源……

明月湾的人口都是由各地迁来的,这可以由村里的几个祠堂看出来。黄氏宗祠,是村里的一个大祠堂。还有邓氏宗祠,据说是南宋年间由河南迁来的。不过,这里现在已经成了纪念馆,祠堂前的大石头上写着:“世上穷官谁与比,罢官不见炊烟起。”原来这里是廉吏暴式昭纪念馆,恕笔者孤陋寡闻,还是第一次知道这个清末的廉官。暴式昭(1847~1895),字方子,河南滑县人,清光绪十一年至光绪十六年(1885~1890)在太湖厅西山里巡检司任巡检官,是历代少有的廉吏。当时苏州知府魁文农为满州人,贪贿渎职,对暴式昭的行为很是嫉恨,且暴式昭遇事多有主见,因此被上司看作是“情性乖张,作事荒谬”,多次遭到上司的训斥。光绪十六年春,外地人纷纷到西山放蜂,对西山的花果造成了很大危害,暴式昭于是下令禁止外地人来西山放蜂。苏州知府知道此事后非常恼火,虽经俞樾多次说情保全,暴式昭还是在光绪十六年十一月被革职了。革职后暴式昭断了薪俸,既无钱回河南老家,又无米下锅,只能靠附近里、衙里的村民接济度日,时值隆冬大雪,生活极其艰难。西山民众听说此事后,纷纷冒雪送米送柴等物到暴式昭家中,一月之中,有七八千户共送米一百四十多石,鸡鸭鱼肉等不计其数,此事轰动一时。

明月湾,不仅有一个诗一般的名字,还是一处画一样的村落。

村边的明月禅院里,小阁楼上的斋房里,供奉着天、地、人等神仙。寺前的碑文上记载:寺内除有弥勒、观音等外,还有供有城隍、关帝、猛将、蚕花等村民崇拜的偶像。佛教、道教等宗教观念被淡化,为原始乡土信仰文化例证。按现在的话讲,这里的信仰是实用主义的,需要啥就拜啥。站在小阁楼上,推开木格窗就可见浩淼的太湖和湖中的三山岛。小庙虽小,但保护得不错。传言说是明正德年间从明月湾西侧庙山嘴搬过来的,清称明月庵,民国时维修并建楼房,至今基本格局仍没有改变。

出明月村,已是中午。我们随后来到石公山农家乐吃午餐,餐后我们采购了一些新鲜杨梅就准备回程了。谁知道此时无限给我出了个小难题,后车门支撑油泵漏油,左边前后两个闭门器坏了,中控开不了门,只能手动了,麻烦哦,这是我这辆无限的弊病,车门的问题几乎占了我用车中百分之九十五的维修了。好在这是在苏州,离我熟悉的苏州千禧龙中兴特约维修站很近,只有三十多公里,担心休息日没人,一个电话过去咨询,人家说开来吧。熟门熟路,不一会就到了,接待人员热情,维修人员娴熟,修理费用也很合理,不到一小时,除了部分配件没有外基本解决了问题。说实话,在苏州和上海的几个中兴维修站中,千禧龙的服务是最让人满意的。

一个小插曲,耽误了一会儿时间,毕竟六年了,无限进入了维修期,只要配件和部分站点服务跟上就好了。收拾完毕,我们便踏上了回家的路程……

 

分享到:

 

声明:本刊系内部资料,无经营及盈利目的。部分文章和图片转载自互联网或其它媒体,敬请原作者或版权人与编辑部联系以便奉寄稿酬或纪念品。同时欢迎广大读者赐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