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人1车12500公里| 终结站 穿越火星地表
分享到:
来源: 发表日期:2020/5/21

4月28日若羌-茫崖-冷湖-俄博梁1200km

24号从罗布泊幸运的穿越出来以后,我一路开到了若羌县,在这里休整一天后,26号-27号分别去了茫崖附近的艾肯泉和翡翠湖.从翡翠湖出来,27日下午五点顺利到达冷湖小镇。冷湖镇位于青藏高原柴达木盆地北部边缘,因境内呼通诺尔湖(蒙古语:异常冰冷的湖泊)而得名。上世纪五十年代,冷湖原本是戈壁无人区,后因发现石油而建起了冷湖油田。

冷湖镇据说目前常住人口只有300来人,镇上异常的安静,走在马路上喊一声全镇都能得听见。由于没有找到酒店,晚上我还是睡在帐篷里。

冷湖这边海拔大概是2800米,随着整个含氧量降低,普通人或多或少都会出现一些高原反应,我也不例外,最直接的表现就是,睡不醒,后脑勺发晕。本来按照计划,我应该在28号上午8点就出发,但是由于高反,直到10点多,我才能强迫自己爬起来。简单用过午餐,感觉自己稍微适应了一些,抓紧时间出发。

虽然人有了高反,还好大白仍然坚挺。在海拔如此之高的情况下,动力水准一如既往的澎湃有力。从冷湖镇出发没多久,就发现了冷湖四号公墓,这里安葬着在青海油田勘探开发过程中,去世的职工和他们的家属。

进行简单的祭拜之后,我和大白没走多远就到了火星一号公路。火星一号公路是铺设在俄博梁无人区盐碱荒漠上的一条土石路,起点在冷湖5号基地路口,终点是G315国道953与954里程碑间,长度为88公里。

刚刚进入火星一号公路平淡无奇,但是行驶几公里后,地面的雅丹群开始显现,一个个土丘成排成列,像海面上浮现出的鲸鱼的背脊,没错,这就是鲸背型雅丹,这也意味着我开始进入俄博梁无人区了。

之前不管是在大海道还是罗布泊,处于安全的考虑,我基本上都是在沿着前人的车辙前进。但是这次,俄博梁是我最后一个无人区,如果再不冒点儿小的风险,我怕自己会后悔。就跟人生一样,如果一直跟随人家的脚步走,永远也看不到自己的风景,所以我想走一条自己的路。

这么想着,在走到火星公路66公里号地标的时候,我就发现了一个绝佳的探险路径。这里的雅丹群高耸,地势也较为平缓,而且经过无人机探查,发现前面这段路一条轮胎印都没有,可以说,我在这里的每一步,都可能是这片土地的第一步。

放眼过去,全是一望无际且寸草不生的沙土黄地与雅丹群。看似平坦的地面,交叉隐藏着搓板和虚沙,对车辆的底盘是艰巨的考验。好在领主的悬挂能够充分过滤细碎的震动,再加上它拥有210mm的离地间隙,过一些坑洼路面也无需担忧。

途中我还经过了一个大沙坡,你们懂的,作为穿越新手的我必然跃跃欲试。事实证明,领主的通过性和越野能力在这里得到了发挥。当然,对于咱们普通人来说,豁沙子需要具备很强的经验,最重要的是认清沙坡走势,其次是行进节奏,动力与转向的配合,该顶油门的时候要顶,该稳住方向的时候绝不能乱打,否则就爬不上沙梁。金刚钻得有,否则练不成瓷器活。

我先是挂上低速四驱加1档往上开,上来就是虚沙,直接就把车陷了,还好不算深,直接挂低四倒挡就出来了。我想,不能这么轻易的放弃,于是挂着高四又冲了一下这坡,这次很容易很轻松就冲上去了。接下来就顺理成章了,冲沙坡,刷锅,在沙坡上做90度的转弯..回望刚刚闯过来的沙丘,心中的自豪感油然而生。

时间不早了,还是得赶紧找个背风的地方露营。但是这边的风太大,帐篷完全没有办法撑起来,看来今晚还是在大白里面继续睡一晚。

方圆百里,除了我和大白,天上的星星和绵延不绝的雅丹群以外,一个活物都没有。刚开始我挺兴奋的,因为这是我第一次真正意义上的单人单车露宿在无人区。但是到晚上十一点的时候,忽然感觉有点害怕了。因为这里不光冷,还非常的黑,据说这里是卫星能拍得到的地球上最黑的地方。大风从帐篷的缝隙中呼啸而过,发出“嗖~嗖~”的声音,还带着颤音,听的人毛骨悚然。

我壮着胆子先下车围着大白转了一圈,但是没等到我仔细的检查出哪里出问题,就又听到“滋滋~”的响声,这个时候我不敢再转悠了,赶紧打开车门,跳进车里。我终于明白为什么人们把这里叫魔鬼城了,造型诡异是一个原因,风才是最主要的原因吧。

在俄博梁的这一夜,我基本没有入睡。前半夜处于神经高度紧绷的状态,因为不知道周围的环境会出现什么样的变化;等到大概半夜两点,我的神经才慢慢开始缓解,因为什么事情都没发生。

从两点到六点这四个小时,可以说是我人生中的沉淀。望着满天星辰,我在这样一个时间似乎是静止的荒芜之地,与文明世界切断所有联系,跟孤独的自己来了一次对话;在壮阔和荒凉并存的景色里,探索自己的灵魂和心灵。

6点的时候,日出了,打断了我的自省。太阳从远处的雅丹群中,一点点升起来,把雅丹照出了橘红色,同时把领主也染上了一层红边,特别美!我就这样一直目不转睛的看着眼前的美景,半个小时以后,我忽然意识到我该醒了,是时候回归现实社会了。

我相信每个人,每个年龄段,每个阶层,都会产生一些迷茫,我们不想在繁华都市中迷失,却又不得不考虑现实,我们一直在努力学习如何在正确的分岔口作出选择,却忘记了这些其实是可以兼得的。一如我们的领主,它可以将越野与生活平衡,可以走向一个更广阔的未来,那么我们也可以在打破固化生活之后,去获得相对自由、快乐、恣意的生活。

到这里, 我的单人单车西行穿越之旅就圆满结束了。从4月12日北京出发,全程包括近万公里高速和国道的行驶路线,还有几百公里的无人区越野穿越。我对领主一点儿都没手软,对于一台高性能越野皮卡来说,这种待遇是对他最大的尊重。

而领主也没有辜负我的期望,全程重载,用他充沛的动力,坚固舒适的车身,优秀的越野通过能力,穿过火星般荒凉的戈壁,通过危机四伏的恶劣地形,冲过沙漠跨山丘,还有疯狂漂移时的激烈驾驶,但它的可靠性和稳定性大大超过了我的预期,自始至终都让我信心十足。

无论何时何地,只要有领主,我就有说走就走的勇气;只要有领主,我都可以安心沉浸在眼前的“诗和远方”中。一车在手,天下我有,中兴领主带您驰骋天下!

分享到:
网站导航  |  环保信息公开  |  联系我们  |  法律声明  |  ICP05016131  |  保定市公备130604100132
  客户服务电话
400-603-20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