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人1车12500公里| 勇者游戏,穿越“死亡之海”
分享到:
来源: 发表日期:2020/5/21

4月22-24日石河子-焉耆-罗布泊688km

21日在石河子市休养了一天,22日上午10点半离开石河子。刚上高速没多久,迎面就开来一辆新疆牌照的白色领主!虽然素不相识,但我们还是互相鸣笛打了个招呼,在这样一个离家千里之外的地方,碰到和自己一模一样的车型,不只是我感觉特别的亲切,感觉大白跑起来也更有动力了。

晚上7点18分,我终于抵达了露营目的地--焉耆服务区。给自己煎个鸡蛋、热几块囊,就是今天的晚餐了。吃完晚餐研究一下怎么去罗布泊。

罗布泊对于很多人来说是一个永远都解不开的迷,但它总是不断在吸引着人们去探寻,体验这个永远都解不开的谜底,我就是其中一个。

从地图上看,罗布泊东边是敦煌,北边是哈密,西北是吐鲁番,南边是若羌。以前从这四个地方都可以穿进或穿出罗布泊,现在由于野骆驼保护区的存在,东线被封死,现在只能由吐鲁番、哈密、若羌进出了。目前离我比较近的就是若羌方向的入口。

23号早上睡到自然醒,给大白洗个澡加满油,把物资整理完毕,就准备出发了。看看今天又会发生什么故事呢?祝我好运吧!

高速还算比较顺利,路况很好,沿途风景也还不错。但是拐到216国道上来才发现,有50来公里基本上都是搓板路。这种搓板路,一般称之为“三跳路”,即车在路上跳,人在车里跳,心在肚里跳。得益于领主出色的调校功底,在这种非铺装路面行驶时,大白整个底盘丝毫没有出现松散的表现,真的是为越野而调教,让“三跳路”变成了“三稳路”,必须点赞!

随着熟悉的戈壁滩映入眼帘,也意味着我开始进入了罗布泊无人区。导航上显示罗布泊大峡谷在前方不远,那就先去罗布泊大峡谷打卡。罗布泊大峡谷的源头就是阿尔金山,山上的积雪融化后的水就会顺着这条沟流下来,久而久之,便在砂石地上冲刷出了两边十七八米高,连绵六十多公里长的“鸿沟”,是迄今为止国内已发现最长的沙漠峡谷。

一段惊险的下坡后,我就算正式进入了罗布泊大峡谷。峡谷很长很深,两岸陡峭,怪石林立。峡谷两边的红褐色沙砾岩层整齐却又凹凸起伏的竖立在那里,那连绵不断、刀削斧砍般的大气磅礴令人震撼。

大峡谷里有散落的雅丹碎块和堆积的细沙,此时领主的高越野性能就体现出来了,210mm的离地间隙让它在这种路面上驰骋起来毫不费力。在大峡谷里行驶一段时间后,眼看时间不早,我需要在太阳落山之前找到合适露营的地方。

正所谓无巧不成书。在这无人区里,居然碰到两位朋友。其中一位是在北京工作的新疆人,另一位是乌鲁木齐本地的警察同志。他们本来只是打算在这里野餐,但由于我的加入,他们决定今晚和我一起露营在这里。

虽然在野外越简单越好,但是吃好一点也很有必要。毕竟戈壁昼夜温差大,吃好了身体才能暖和,所以我把一路珍藏的牛排和红酒也贡献出来了。荒野中,星空为伴,篝火为依,今夜我们露营在罗布泊无人区内,举杯畅饮,幕天席地,共同畅快着拥抱自然。

第二天早上,简单吃完早餐,收拾好露营产生的垃圾,就和两位朋友分开了。他们回乌鲁木齐,我则要继续向罗布泊腹地前进,继续我的穿越之旅。

“勇闯一次、改变一生”,以前可能不能理解这句话,直到我亲身经历了才懂得,毫不夸张。真正的勇士,是敢于直视困难,挑战困难,并且战胜困难。我自己也没想到,接下来的罗布泊穿越之旅会遇到让我意想不到的挑战。

首先遇到的问题就是陷车。之前走过的戈壁滩,地势比较平整,而在这种看似平坦的沙丘中驾驶,实际上危机四伏。风化硬质的地表十分脆弱,车轮驶过的地表会被立即碾压粉碎成碎末,看似坚硬的沙壳下就是附着力极低的沙土,对行进造成严重的阻碍,所以对路径的选择就非常重要。在一次行进中,我又一次陷车了,幸好大白的低四还是很给力,一脚油门下去就能脱困。

接下的问题让我终身难忘,因为在无人区里并没有现成的路,我只能沿着大致的方向,边找路边向前行驶。但是,走着走着我发现自己来到了一个悬崖边,我迷路了。起初,我并没有慌乱,准备先掉头往回走,去找我来时的路。因为我来时只用了十分钟就到了断崖这里,理论上正确的路线应该离这里不远。但因为这里的风太大了,大白的车辙印都被吹淡了,一直走了半个小时,我还没有找到原来的路。

这个时候,我已经完全失去了方向,这也是我第一次遇到这种情况。在这个荒芜人烟的大戈壁上,完全看不到头,没有颜色,没有希望,没有生命的迹象,越是往前走,越有一种隐隐的恐惧涌上心头,在这里没有任何信号,如果真的走不出去怎么办?车上的补给暂时还够,但最让我担心的,是大白,它能和我一起经受住这次的考验吗?毕竟这里有各种复杂的路况,可能出现的问题太多了,但我此时只能选择相信它。

接下来,有将近二十分钟的时间我开着大白跟一只无头苍蝇一样左右乱撞,但是一直找不到合适的方向点。虽然我有卫星电话,但如果求援的话,会让我感觉很不甘心,也就失去了这次穿越的意义。

我想去体验这种穿越生活,但我更想证明自己是有能力适应这种生活的。不到最后一步,我不想采用这种方式结束。所以我对自己说,不能再这样乱走了,如果继续开下去,可能会越开越远,而大白和我都需要保持体力,我必须要冷静下来。事已至此,什么也别想,停车。休息了大概二十分钟,我终于可以冷静的回想来时路上的地标式参照物。在刚开始进入戈壁滩的时候,我曾经遇到过一排破旧的小房子,还遇到过一片雅丹群。

时间是下午三点半,太阳已经到西面去了,我决定先奔着太阳的方向,向西开。在开了半个小时之后,终于发现了那排指向性的小房子,这意味着我找到回去的希望了。在松口气的同时,赶紧下车查看车况,大白真的很给力,发动机及整车各项工作状态均正常,这下我才彻底放心。

在去找小房子的这半个小时里,说起来简单,但置身其中真的是度秒如年。我不确定这样走的方向是不是正确,面对我的仍然是漫天遍野的戈壁,标志物却一直都没有出现。我一边纠结挣扎着,一边在戈壁滩上开的飞快,如果当时没有找到这排小房子,我想再过半个小时,可能我就要崩溃了。怪不得人家说,在无人区除了考验车辆准备、物资,最重要的是考验人的意志。还好,我足够坚持,还好,我足够幸运。

人们都说戈壁和沙漠是验证一台车最好的地方,罗布泊,不是所有人都可以穿越的;无人区,也不是所有车都能够征服的。而领主,这台高性能越野皮卡,沿途历经砾石、泥泞、荒漠等全路况路段,经受了重重考验,证明了它强大的综合行驶能力,让我能安心前行,也坚定了我继续穿越的信心,下一站,我和大白将一起挑战俄博梁无人区,敬请期待!

分享到:
网站导航  |  环保信息公开  |  联系我们  |  法律声明  |  ICP05016131  |  保定市公备130604100132
  客户服务电话
400-603-2000